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惜羽人(徐建明)文艺视觉

徐儒子铭言:恭俭义让 淡泊明志(全部原创图文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1年生,大学专科学历, 1987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专科班。擅长人物、山水国画及爱好摄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寒冬里的甲圣村  

2013-02-11 08:37:10|  分类: 行摄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一月的十三日,摄友冯大师约我到上坪乡甲圣村拍云海。下午一点多,冯大师又来电话说,他与一批外地来的摄驴先走一步到上坪,安排我乘坐阿凯的车子跟随其后走。我在家随便吃了几口饭,马上提起摄影包走到新府路等阿凯的的车子来接我。等了一会儿,阿凯的小汽车如约而至,我上了车子后,阿凯赶紧加速前往上坪乡。

在前往上坪的路途中,我给冯大师打电话问他现到上坪哪个村了,冯大师回话说山上雾大,不要去甲圣村了,还是直接去铁丁石村看看。我和阿凯商议了一下,觉得还是到甲圣村碰碰运气,也许会遇到好天气。

去上坪的路是弯曲陡峭的,阿凯驾驶着那部老旧的吉利小车子,还是蛮有动力的,不到一小时,我们就到达了甲圣村。就在前十天,我和冯大师两个人还专程来过甲圣村,那天更是雾茫茫的,除听见人的说话声和狗叫声,房子和人影都看不见。我们一看这种阴沉的云雾天很失望,觉得没有什么好拍摄的景物。我们下车先去找地方小便,而后再赶到铁丁石村。

我是个杂食摄客,既然来了且又花费了汽油,总该拍点东西回家。我独自走进村子,看见一幢民居走出来了一位老太婆,尤其是那老太婆双手提着的取暖竹火笼引起了我的注意。记得小时候在闽北农村的寒冬里,我曾用过此竹火笼取暖,一晃三十多年了,这种取暖方式现在农村依旧可见。我赶紧拿出相机紧随其后,走到村子里唯一稍平的旧房前,呵!有四个老太婆坐在一排正在闲聊呢。她们讲的方言我一句也听不懂,看她们讲话那种神态的样子,可能是议论哪家或哪个男人女人的最新消息。我举起相机连续拍摄了一组照片,阿凯此时也走下来抢拍。这几个老太婆相貌很有特点,表情也非常自然有趣。

看到村子里立着的三根高高的雕饰石柱,我感到很好奇,就寻访一位老者这石柱的来历和意义,老者告诉我说:“我们村大都姓陈,有几百年历史,过去村里哪家的书生考上进士状元,村里就会立一根石柱以示表誉功名。”

看到一农妇不停的来回挑土建新房,我忍不住上前问道:“这么重的体力活,为什么不叫孩子帮忙挑土?”那老妇人答道:“孩子长大都离村进城打工去了,村里现在只剩下老人了”。我在村里转悠了一圈,确实没有看见几个年轻人。我想再过十几、二十年,村里也许再也没有人烟了。

太阳突然出来了,天空开始变蓝了。我和阿凯沿小路继续往村下走,一路上狗叫个不停,总感觉村子里的狗比人多,也许是村民们都到竹林地里干活去了。我们走到一破旧的农家门口,只见这家人正在制作芦苇扫帚。阿凯站在门口与农家的老人聊起话来,我就站在门口抓拍屋里的劳作场景。没想到那老人的儿媳妇说:“我们家很穷,你们照相可不要收钱啊”。我鼻子一酸,眼睛一楞差点流下眼泪,这深山里的一家人太穷了,穷的家里没有几件值钱的东西,可以说是一贫如洗。听老人讲,他儿子“溺水”失踪好多年了,至今杳无音信,不知是生是死,现在与儿媳相依为命,靠做手匠活卖点钱维持生计。看那老人一直坐在椅子上不起身的样子,我分析他可能是脚不能走动的残疾人。

在村里虽然没有拍摄到日暮晚霞,但是这一天,却让我看到在繁华城市背后,至今还有许多仍然未摆脱贫困的农民。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 
 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 
  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 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 
 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 
 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 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 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 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 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 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 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 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 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 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 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 

 

 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寒冬里的甲圣村 - 惜羽人 - 惜羽人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