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惜羽人(徐建明)文艺视觉

徐儒子铭言:恭俭义让 淡泊明志(全部原创图文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1年生,大学专科学历, 1987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专科班。擅长人物、山水国画及爱好摄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杭州忆,最忆是知已朋友情  

2014-01-26 00:30:48|  分类: 我的心情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3年12月20晚上7点多,我在酒店与美协的画友们聚会,突然接听到新加坡国士谨先生的电话。得知他与夫人燕玲刚到厦门,明天乘高铁动车先去泰宁游行,再乘动车到沙县(三明)北站,特意来永安看望我一家人。闻此消息后,让我非常高兴——久别的老朋友又要相聚在一起了。

22日又接到士僅兄从泰宁县来电话,说是23日乘下午1点多动车到沙县。我于次日1点多,驾车上高速公路赶到沙县的三明北站。大约2点半,就按时接到了远到的客人。

我们驱车沿着G205国道经三明市回永安。下午5点钟,已是黄昏时。当经过贡川镇龙大村大贝口水库时,见到河边有一对夫妻正在菜地除草烧肥,一轮红日就要就要落山了,恰似白居易《秋思诗》描写诗句“夕照红于烧,晴空碧胜蓝。”的美景。我马上在路边停好车,三人大步走到河边,取出随身携带的照相机,快速抢拍那难得一见的黄昏落日美景。

大贝口美丽的黄昏落日景色,将我带回到了在杭州读书时的那段难忘的记忆。记得1985年9月,我考入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专科班学习(注明:现改名为中国美术学院)。我们这个班是学人物专业的,共有12名男学生。当学完第一阶段的基础科程后,班里转入人物工笔画学习。有一天上午,我准时到教师里上课,突然发现班里多了二个一男一女同学,老师介绍说他(她)们是来自新加坡国的留学生,男生叫清才,女生叫燕玲。尤其是燕玲当时给我第一印象是清秀文静、富有南洋异国那种才女学者的气质。

班里多了二个同学,从此各方面的气氛非常活跃了起来。我和振廷、班长移风、副班长天池等同住宿在一间校舍,平时谈得较来。过了不久,才知道燕玲的丈夫士谨兄,也同在本系花鸟系留学。偶尔闲暇的时候,我们会串门到留学生大楼找士谨、燕玲和清才聊天。那幢留学生大楼有点神秘,居住着美国、法国、德国、日本和新加坡等许多国家的留学生,住宿条件比本科生和研究生好几个档次,后来又认识了叫梅妹的新加坡留学生。

记得86年下学期开学后不久的一个中秋节,班里组织同学们一起到海宁观赏钱塘江大潮。那天恰好是周末,上午8点多钟,我和移风、振廷和士谨、燕玲、清才等同学乘坐班车,到达了距杭州城40多公里远的海宁县盐官镇钱塘江口观潮。我们走到江堤坝上,当时坝上观潮的游客人山人海,非常拥挤。尤其让我害怕的是,十里堤坝竟没有建装安全防护栏。我们站着的位子靠前,后面有几个小年轻拼命的往前挤进来,差点将我们几个站在前排的人,挤掉入6米多深的钱塘江水里。这时我和振廷发怒了,用力推开那几个小混混,还差点打起架来。那几个混蛋见我们人多不好惹,马上老实了下来。

钱江观潮始于唐,盛于宋,海宁的观潮盛于明朝,至今已有四百年历史,并以盐塔一线潮著称。将近10点钟,突然有人喊叫江口起潮了。我往江口望去,只见远方波涛汹涌的潮水如排山倒海般奔啸而来,那种场景非常壮观震撼,让我至今难忘。

我至今还依稀记得班上曾发生的一件震惊全校的秩事。那是在86年的冬季,我们班转入学习画人体模特课写生。有一天燕玲找班长移风说,和她同楼住的德国、荷兰二名女留学生,想自愿到我们班上义务当一回女模特,问我们班是否同意。班长等同学可兴奋了,马上答应下来。过了二天的下午是自习课。班里买了水果,教室生起煤炉生暖气(那时学校没有空调暖气)。约2点多钟,那二个金发碧眼的青年美女走进了我们的教堂,喧闹的教室即刻安静了下来。同学们马上各就各位,准备好画架纸笔。让我们感到非常惊讶的是,那二个女留学生非常开放,上了木台后迅速脱光了衣裤,那白净透红且线条丰满的身体展现在我们眼前。大家屏住呼吸静静的画起来,第一次画洋模特简直是一种奇妙的艺术享受。此时,一位带课老师经过教室门口,觉得班上怎么这样静悄悄?当老师轻轻地推开门,看到站在木台上的二名金发碧眼洋模特时,吓了一大跳,赶紧退出门外,走到教研室向系领导报告,后来听说系领导很开明,当即没有表示反对意见。我们班画洋模特的轰动新闻,马上在全系传开了。第二天有几个熟悉的高年级同学来找我,请求以后再画女洋模特,想办法混到我班里来画。

到了97年6月,突然听说士僅结束留学要回国了。记得临行前的一个晚上,我和移风等同学到他们宿舍坐谈话别,第二天上午,我们还依依不舍的到火车站送士僅兄上火车回国。同年的7月,我从国美毕业后回原单位工作,燕玲一人独行到云南等地旅行写生,后突然来到永定看我。我先带她到下洋中川的土楼游览写生,后又陪同她到莆田华侨学校探望我的未婚妻,接着三人又到了惠安县小岞画惠安女。尤其让我一家人感动的是,他们夫妻俩先后于2002年、2006年来永安探望我二次,可我却都没有去新加坡回访一次。

当晚接他们到了永安后,我们在酒店里欢聚畅饮。印象中士僅兄滳酒不沾,没想到那天晚上也会喝上几杯白酒了。晚饭后来到我的家里,尽兴聊起各种话题和记忆中的过去。原想让远到的老朋友,在永安多留几天看看风光美景,可他们却已买好了去福州的车票。第二天上午,我请他们吃了特色小吃后,又驾车送他们到沙县北站赶乘去福州的动车。

士僅燕玲夫妻俩匆匆而来,又匆匆离我而去,着实让我的心情难分难舍了好几天。我常想自己如是黄昏那般暮年晚景,现最在意的是难得有几个知己朋友。在这个喧嚣、浮躁的社会里,能够交上几个可以称得上知音知己朋友的人,那真是太幸福的事了。古希腊著名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:“朋友是附于两个躯体的一个灵魂。”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名副其实,但我明白,人的一生是不可缺少知己朋友的。古代历史上有过不少君子、武士及侠客交友的传说故事,如郭解的刎颈之交、桃园的结义之交、伯牙与钟子期的知音之交等等。真正能结交一个志同道合、兴趣相投、推心置腹、患难与共、生死相依的朋友谈何容易?也正因为如此,才有“人生难得一知已”的感叹!但让我感到欣慰的是,能够结交上异国的士僅和燕玲夫妻这样的知己朋友而感到非常荣幸。

 

(1)永安大贝口水库黄昏日落一组风光 :在黄昏落日下河边,我与士僅、燕玲好朋友留下了金色回忆与思念。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 

(2)我的学校就座落在杭州西湖的柳浪闻莺边上。岁月无痕,但同学们的友情永远难忘。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 

(3)人至暮年,每当看到这一组在中国(原浙江)美术学院留影照片时,就会唤起我对过去浙美老师和同学们的无限思念。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       (4)1997年陪同士僅兄回母校访问王庆明教授,并重游西湖留影。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5)1987年11月,陪同燕玲到厦门、莆田、惠安采风写生留影。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        (6)2014年12月23日,士僅、燕玲夫妻和我及妻子合影。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杭州忆,最忆的是知已同学情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7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