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惜羽人(徐建明)文艺视觉

徐儒子铭言:恭俭义让 淡泊明志(全部原创图文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1年生,大学专科学历, 1987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专科班。擅长人物、山水国画及爱好摄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  

2015-01-31 09:53:29|  分类: 行摄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 人的一生,总是与梦相随相伴,当哪一天老死之后,一生积累的梦,瞬息化作灵魂随风飘去。有的是化作一只蝴蝶,继续寻找从前的梦迹;有的生前是恶人,死后变幽灵鬼魂继续祸害人间。

   人过五旬,梦却从未减少。梦是一种不自觉的虚拟意识,俗言道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”。偶在梦呓中,不小心说出一个似熟非陌的女人名字,枕边的夫人常信以为真,非要解释清楚才放心。 

    古人相信,做梦总要有原因的。东汉文学家王符就曾说“夫奇异之梦,多有收而少无为者矣”认为做梦总有原因可寻。他在《梦列》著书中劝告人们不要相信迷迷糊糊的梦境,即“不专信以断事”。当然还有一种痴人说梦,指的是痴人常将梦当真,凭借荒唐的想象胡言乱语。

    要说自古以来最会做梦的文人,非明代末戏曲剧家、文学家汤显祖莫属。公元1598年(万历二十六年)汤显祖辞去官职,回到故乡临川,开始了他做戏曲梦的历程。汤显祖在临川完成了《紫钗记》、《牡丹亭》、《南柯记》、《邯郸记》“四梦”剧本创作,在当时及后世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,因此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很高的地位。与同时代的英国杰出戏剧家、思想家、作家威廉·沙士比亚齐名,都代表着东西方文化戏剧作品的顶峰。非常巧合的是二位文学戏剧大师同卒于1616年,这是他们连做梦都想不到的。

    记得汤显祖笔下的那首 “欲识金银气,多从黄白游。 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。”的名诗,起初不知为何梦?后来翻阅了一些资料才弄明白,其友人吴序不忍见才华横溢的汤显祖贫穷潦倒,劝慰他到徽州晋见告老还乡的老师许国谋个官职,按照时下的说法就是去跑官买官。许国曾是当朝皇帝的重臣兼老师。只要许国肯上书皇帝推荐复出,就能改变自己生活的困境。可汤显祖并未理会好友的劝说,宁可穷极一生,也不肯到富遮一方、充满臭铜味徽州低头求人要官复出。尤其是下一句“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。”更是表达了作者无意到徽州要官寻求荣华富贵之梦。联想今世的文艺界已成为一个铜臭味十足的功利“名利场”,还变成腐败高发的领域,许多业余级的官员混迹书画、摄影等协会抢位争权名利通吃,搞得文艺界乌烟瘴气“李鬼”多。还有些心气浮躁的文人艺匠,不甘屈就平淡低调的生活环境,竞相奔向京城做北漂寻梦一族,幻想哪一天能攀上高官权贵或名家得到赏识推荐,一夜之间成名暴富混得人模鬼样,衣锦还乡后到处张扬吹嘘、招摇撞骗。

    安徽的歙县古时称徽州,自秦建制以来,历为郡、州、路、府所在地,曾是古徽州政治、经济和文化中心。千年以来就是府县同城,直至近代才告终结,现在变成皖南一座衰败没落的小县城。

    前年的二月,我独游上黄山赏雪。随后从屯溪乘班车到了歙县,开始了第二次寻梦之旅。下车走过练江大桥,沿河两岸秀丽的山水与古朴建筑交融,仿佛踏入清丽的山水画廊间。从徽州路的老城门买票入古城,到了城中的许国古坊、东南谯楼、斗山古民居和陶行之、黄宾虹纪念馆等景点游走。整个感觉古城商业味太浓,和丽江、凤凰古城一样充满臭铜味。怪不得汤显祖一生都不去徽州寻梦,怕的就是闻到臭铜气味。

    记得第一次无梦到歙县,是十年前的一个深秋。我从杭州参观第届全国美术展览后,乘长途客运班车前往歙县旅行。在班车上遇到了二位热心慈祥的老美术爱好者,他们也是专程到杭州参观美术展返回家乡的。我们如似相恨见晚,一路低声畅谈美术方面的问题。不知不觉的到达了歙县此时天已黑了,还不停地下着小雨,有一位年龄稍小的画友,下车后留给我地址和电话号码,吩咐我来到黄山景区时,一定要到他开办的宾馆作客。另一位年龄稍大的画友,拉着我走到他家作客。他的妻子马上炒了几个小菜,呈上一壶佳酿老酒,我们俩边饮边聊钦,从宋元明清一直讲到现代美术发展,其中少不了聊起当地出了一位杰出的美术大师黄宾虹。黄宾虹是公认的近代国画大师,与潘天寿、齐白石和徐悲鸿齐名。我在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学习时,黄宾虹、潘天寿都已作古,他们都曾在国画系任教过。在上临摹课时,有幸临摹过系里收藏的黄宾虹、潘天寿二位大师的原作课徒稿。饭后,画友还帮我安排好附近的宾馆住宿。第二天早上,带着我到古城及周边的景区游览。

    大约10点多,我告别新结交的画友,乘班车前往黄山景区汤口。从云古寺乘揽车上到黄山住宿,次日晨起登猴子观海景点拍日出,后登上海拔最高的光明顶。从此徒步走下山,沿着陡峭崎岖的天海、百步云梯、迎客松等景点山路,一口作气走到了汤口镇新结交的老画友宾馆。没想到那位新交的画友非常热情好客,先是安排我在宾馆住下,随后带我到他的画室参观他的山水画作。据其介绍,他是以黄山风光为题材,用漆作画独创一格,销路很好,还远卖到日本、美国去。晚上,在宾馆餐厅安排了丰盛的晚宴,老画家不胜酒力,他家的儿子、女儿及媳妇都来陪同我吃饭钦酒,那天晚上一时高兴得竟喝醉了第二天早上告别了画友,乘班车达屯溪的黄山市,转乘火车回永安了。此后的几年间,我常写明信片或打电话保持联系。随着时光岁月的变迁,或许他们早已过了八旬。前年第二次再赴游黄山和歙县时,欲重访那二位老画家,却想不起姓名、住址和联系电话,当时内心感到是多么的遗憾呀!

    二次游古徽州歙县去匆匆,来匆匆,不知为何寻梦?登谯楼望古城烟雨,追溯千年,汤显祖一生未曾到过徽州,怕的是官复以后的荣华富贵,泯灭了自己潜心文学戏剧创作的宏愿梦想。回首犹望时,徽州早已没了当年的繁华,倾城古韵荡然不全。看如今,留下的只是风逝的踪迹和徽商远去的足音。

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
 
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
 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
【文学随笔】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 - 惜羽人 - 惜羽人文艺视觉
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4)| 评论(5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